情感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爱情文章
搞笑文章
唯美文章
哲理文章
励志文章
美文摘抄
情感美文
伤感美文
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美文美图
美文摘抄
英语美文
哲理美文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抒情散文
诗歌散文
情感散文
伤感散文
经典散文
心情随笔
生活随笔
人生哲理
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
人生格言
人生规划

你是我今生快乐的相遇

时间:2013-04-09 11:44来源: 作者:恒心永在 点击:
浪漫写爱情的文章 爱情去哪了? 情人节,满大街的玫瑰,以及满大街手捧玫瑰和巧克力的俊男靓女,象征着爱情的玫瑰与巧克力是否真的象征着爱情?

  你是我今生的

  早就要写一篇纪念李凤华的了,可是心地好久被一种悲哀沁润着,无疑,李凤华的突然别离,浓郁了这炎夏中的一抹苍凉。我的心,隐隐地悲切起来了。李凤华是我的小老乡,好,他是因为得了肝癌去世的,仅仅四十三岁,年龄那么小,从发病到去世仅半年多。太快了,都来不及为他做点什么,就悄然离去了。

  我认识他时,是在老乡的聚会上,白净的脸,瘦高的个子,文质彬彬的模样,说起话来干脆利落,地道的话,那熟悉的乡音,听起来格外亲切,一口一口的哥哥姐姐叫着,就像是失散了多年的兄弟,许久没有见到一样,很快就烘托起热情而浓烈的氛围。

  凤华是个非常的人,对老乡、对的都很热心,在很多老乡聚会上,都能见到他的身影,很能张罗,总是乐乐呵呵,一般的笑脸。现在想来,总也看不出肝有病的人。

  凤华也没有上过多少学,很小的时候出来闯荡了,金河原来在内蒙古驻京办事处了,后来转到这个城市,在一个宾馆当领班,之后又做开了保险,现在也做成了团险经理,很能干的一个。凤华呢,就跟着金河辞掉原本很好的也来到这个城市,后来借助哥哥的公司做消防工程。由于他的生意是特殊行业,与我的工作联系不多,交往就会少些。

  我跟他深入接触是他圆锁那些,在这个地方,有个习俗,当十二周岁时就要圆锁,有点像从儿童走向少年的分界线,当到了十二周岁时,就要大摆宴席,宴请宾朋,宴会上那个要有司仪,要有代东,要有乐队,孩子要说些养育之恩的话,孩子的小朋友们要送,宾朋要送给孩子礼物和礼金,长辈要给孩子戴上长命锁,仪式与婚礼一样隆重,是早已成为这个地区的民俗景观。凤华最疼的就是他女儿,肯定要大办。他来到我单位来找我,“树恒哥,有个事麻烦您下”。他总是这样叫我,让我感到他就是我的弟弟。他说了孩子圆锁的事,让我给代东。我说,好事,那是必须的。我就跟朋友伟涛成了孩子生日宴的代东,从圆锁那前前后后,从试菜、烟酒、邀请客人、乐队……事无巨细。孩子生日那天,我跟伟涛早早去了顺风大酒店,安排议程,落实具体事务,安置客人…….忙了一天,非常圆满。凤华俩给我又敬酒,又敬茶的,好一阵感谢,自此有深了许多。每次邀我吃饭时,碰到一起总是离不了那个话题,我知道,凤华是个懂得的人。他留给我的影像是,是那么的。

  在凤华在山东治病期间,我给他发信息。问了问他的病情。他回信息说,好多了,再有一个月就回去了。我发信息说,那回来一起坐坐。他回信息说,谢谢树恒哥。我以为不会那么严重吧,我还抱有一丝幻想。可是凤华回来不到一个月就离我们而去了。凤华去世那天,是 2012年6月13日下午,我晚上刚下班到家,老乡建华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的。那时正是塞车的时候,我连忙让女儿送我。到了凤华家门口的浩翔饭馆。这个城市的很多老乡都在。姚哥、建华、赵斌等等等等,建华告诉我,凤华是下午二点三十钟去世的,是他和姚哥、王举几个老乡和他的朋友.及哥嫂给穿的衣裳。我说,有啥遗言吗。建华说,他写了两条,一条是现在的住房是他哥哥名下的,过户给金河和孩子吧;第二条是他不放心的女儿,一定要上好的。还有就是他不放心的爹娘,让孩子,金河及哥姐们好好替他尽孝。当时,凤华的哥哥凤军就表态了。大家就商量凤华的后事安排。谁负责联系殡仪馆,谁接待凤华的亲属,谁在太平房守灵,谁照顾金河和孩子…….谁也没有吃饭,更没有心情喝酒。姚哥是奈曼旗驻这个城市的办事处主任,他在老乡里说话很有分量,大家很他。他的表情显得很严峻,心情很沉重地说,大家都费点心吧,把凤华安排好。人们频频点头,我也点点头,没有多说的,更多的是和叹息。

  走出浩翔饭店,到了凤华家,那是很闭塞和陈旧的小区,房子很小,是个两居室。听说凤华刚要买下心怡的房子就出事了.金河着一身黑色衣服,哭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嗓子也哑了。孩子也穿的是黑色衣服,坐在那里不说话。金河说,其实他早就知道的病情了,怕我难过就一直假装不知道,到最后都没说一句疼,难受之类的话!这一点对孩子的影响很大!我也没有想到凤华那么快,他是那么乐观的人。金河说起了凤华,满眼都是泪,是啊,也够辛苦的了,外在很乐观,外表看似风光,其实内心是很、很累的。他的公司也刚刚处于起步阶段,这些年也没有积攒下多少资产。他是个有心的,他始终在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日子已经越过越好了却走了…说着说着,就又抽泣起来。我连忙说,人已经没了,就别了,想想的事吧。金河叹口气说,孩子就是太小了,他走不瞑目呀。是呀,听建华说,凤华在停止呼吸后,眼睛还睁着。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拉着金河的手虚弱地喊着孩子...孩子…,姚哥用右手抚住凤华的眼睛说,老弟,你放心走吧。等他哥哥来了,凤华的眼睛就闭上了。

  遗体要等几天,主要考虑到老家的人能到了,亲朋也都能到了,最后看上一眼。那几天,我每天到要过去看看,与凤华的亲属见见面,有什么事情需要商量的。在遗体告别的前天晚上,最要紧的事就是凤华的两个遗嘱,姚哥说看人们都在,把这个事安排了,也就没有啥说道了。我就跟姚哥说了,姚哥连夜叫到办事处跟凤华的哥哥和金河的哥哥进行了沟通,把事明了了。凤华的哥哥是个比较开明的人,也是有的人,这几天,一直都是他在那忙忙碌碌,操持着。那注定是一个的人,作为有血缘关系的人,又是把凤华带进这个城市的哥哥,只不过他痛苦和隐藏痛苦的能力有多大,他的痛苦就有多深。

  在凤华去世的第五天,也就是6月17日,那天正赶上是节,给我的心里又增添了一丝沉重和悲戚。遗体告别在殡仪馆举行。我怀着对凤华这个好兄弟,好老乡,来郑重地送送他,送送那个乐观的大男孩。此时殡仪馆一派素色,肃穆庄严。我不愿意来到这地方的,总是让人感到死亡的气息,由于我是组织者之一,我深吸了一口气。

  车子有五十多辆,人有近二百多人,来自天南海北。人们的脸上都写满了忧郁和悲哀。领了白花,戴在胸前,缓缓走进了灵堂。凤华看上去还是那么帅,穿着笔挺的西装,听说金河花了四五千给他买的。只是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笑脸。遗体前赫然的立着金河亲手为他扎的鲜白兰花圈,条幅上写着;青梅竹马.永世相随!也是她的表达吧。仪式由凤华的杰锋主持,延辉介绍生平,凤华的女儿读了父亲的文章,那一点一滴,如泣如诉,字字是血,句句是泪,让人无不动容。那个情境,我的心真的难以抑制,那是触及我的内心最柔软处,我不由得泪流满面。 金河的朋友在凤华去世当天曾即兴感慨写了一首藏头诗:凤折羽翼落西山,华夏阴云布满天,走向黄泉时尚早,好友亲朋泪不干。凤华走好!道出了人们的心声!

  哀乐如静水流淌,那一回眸已是决绝。我想,凤华生是孤独与否,我不清楚,死亦孤独却是真。他是一个不幸的人,但是,却是让人感受乐的人,我的感受却是这样的。其实,很多东西,可以像风一样从心里抹去,比如、比如忧郁、比如怨恨……其实,只要愿意,也可以,比如生活里的那些不如意,我们可以用乐观的心态,发自内心的笑,去冲淡心里的阴霾,去迎接一个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你是我今生快乐相遇]来自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本文链接地址: /aiqingmeiwen/2013040928835.html
喜欢本文你可以你是我今生快乐的相遇.doc下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