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爱情文章
搞笑文章
唯美文章
哲理文章
励志文章
美文摘抄
情感美文
伤感美文
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美文美图
美文摘抄
英语美文
哲理美文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抒情散文
诗歌散文
情感散文
伤感散文
经典散文
心情随笔
生活随笔
人生哲理
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
人生格言
人生规划

平凡中的幸福

时间:2012-03-03 10:36来源: 作者:下里巴人 点击:
平凡中的幸福 本文的主人公张子健,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通过他琐屑、平淡、鸡毛蒜皮的日常生活,住房,工作,婚姻关系中遇到的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困窘、辛酸和艰辛,在探求人生

  平凡中的幸福

  本文的主人公张子健,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通过他琐屑、平淡、鸡毛蒜皮的日常生活,住房,工作,婚姻关系中遇到的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困窘、辛酸和艰辛,在探求人生的本质之后升华到认可人生的理性高度,并最终参悟到幸福就在当下细碎微小的平凡生活中。

  一

  夏天变得越来越闷热,尤其是石家庄,真没辜负“北方小火炉”的称号,白天热浪滚滚,空气发烫,阳光下会灼的皮肤生疼。到了夜晚,也没有一丝凉风,闷热潮湿,

  张子健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热的他简直睡不着觉,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被热醒了,摸摸沙发边的电扇按钮,是最大档呀,怎么一点风都感觉不到呢。

  他轻轻的坐了起来,摸索着把灯打开,看着躺在床上满头大汗打着鼾声的妻子老孟和七岁的女儿慧慧,他不再让电扇摇头,方向直接对准了他们娘俩。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才一点半,他关了灯,轻轻打开门,走出了黑漆漆的楼道。

  他坐在马路牙子上,大口地吸着烟。

  张子健非常清楚,虽是闷不透风的10平米的筒子平房,还是他经过几次争取才分到的,是他和老婆老孟结婚后唯一的家,载满了张子健的忧伤,也寄满了他们的所有希望

  说是平房,其实连平房都算不上,个高点的几乎伸手就能够着房顶。那是单位在两栋七层高的楼房之间的一小块空地上,几年前盖起来的一小排平房。平房的前面是单位宿舍放自行车的小房,平房和小房之间有一米宽的空地,这样住在平房里的几户人家也可以打开窗,通通风,也只能通通风,根本射不进一点阳光。小房前面是单位的七层宿舍楼了,平房后面紧邻的是另一个单位的宿舍,也是七层楼。张子健他们住的这个小平房,夹在两栋高楼之间,成了两个单位宿舍的分界线。

  张子健和他的老婆老孟在这个房子里度过了八年。

  自从有了女儿,张子健就一直睡沙发,10平米的小屋,有一张一米五宽的双人床,一个柜角已经潮的变了形,柜门关不上的须木板大柜子,一个可以折叠的能当床用的沙发,说是能折叠,自从他们买了沙发搬进来,沙发就没打开当床用过,因为屋里根本就没有能打开沙发的空间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台21寸的彩电,沙发前有一个茶几,半截在桌子下边的空档里,半截露在外面。茶几上放着孩子的几个玩具和几本画书。

  他的老婆叫孟青卓,他喜欢叫她老孟,从他们认识他就这么喊着,他觉的比直接叫青卓亲切还顺口。让张子健欣慰的是,老婆每天出去要摆冰糕汽水摊,来回推进推出几趟三轮车,几乎两站远路程,一个人在三十八九度的高温下整耗一大天,从没喊过累,叫过苦,像个老黄牛,任劳任怨。

  张子健逼着自己回去再睡会,因为明天还要上班,还有很多工作要去做,还要把上一年级放了暑假的慧慧带到单位。想到孩子放了暑假没人看,他又头疼起来,他最怕孩子放假了,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不放心,他每天只能硬着头皮,把慧慧带到单位。

  他回到家里,不敢开灯,怕把老婆孩子吵醒,他知道老婆每天不比自己轻松,所以家里的一切,做饭,洗衣,孩子的学习,他尽量少让他老婆操心。

  张子健还是稍微起晚了一点。

  八点钟上班,七点五十就要打卡。他骑车要用一个小时才能赶到单位。他不想坐公交车,那要倒两次车,有时还会等很长时间,还不如他骑自行车方便呢,虽然费点劲,但是每天可以省下几元钱。他每天必须在六点五十分以前孩子大人收拾利落。

  二

  “慧慧,快点,起床了。”

  “爸爸,让我再多睡会吧。”

  “慧慧,不能睡了,快点自己穿衣服,你自己准备要带的书和画册,我还要给你煮牛奶。”

  在小平房中间的过道旁,装了三个水龙头,往前走三五米,就是单位宿舍的第二个楼门,小平房里住着八户人家。这三个水龙头,是他们这八户人家,二十来个人洗脸,刷牙,洗衣,洗菜的地方,是他们的公共洗漱区。单位宿舍楼里的那些人们也常过来洗洗涮涮凑热闹,来抢占他们有限的一点资源。

  早晨是最紧张的时刻,大家都着急上班,排着队按顺序洗漱。所以对张子健来说,早晨时间必须有个合理的规划。张子健一眼看出前面还有好几个人,他把脸盆放在对门小孔的后面,估计去趟厕所回来正好赶上。

  去趟厕所,他要绕过单位的宿舍,走到楼前面,再一直往东走几十米,公共厕所在宿舍楼和一栋商场中间。

  宿舍楼里那些早晨遛弯的老头老太太们,都来这里上厕所,为的是个把月下来能省下点水费。

  厕所一样满员,三个蹲位蹲了三个宿舍里的老师傅。他们都点着烟,合着眼皮,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早上的新闻。

  “小张,别着急,还要再等会,人老了都这样,想快也快不了。”一个老师傅说着。

  “小张呀,不是说你,上班的人怎么每天还和我们抢呢,你的生物钟调一下,去厂子里解不就完了吗?”另一个老头说着。

  张子健轻轻的哼了一声,心想是你们自己家里有,不用,硬来这里抢位置。他不想得罪周围这些邻居,这话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等上完厕所返到洗漱的地方,他的脸盆刚好轮到,张子健不顾一切的抢到水池前洗漱起来,嘴里含着满口的牙膏泡沫,喊着“慧慧,慧慧,快点。”

  房间里的老孟听到张子健喊女儿的声音说,慧慧快点,轮到你爸爸了,快穿衣服。”

  “妈妈,我不穿这件,我还穿昨天那件红衣服,阿姨说了,那件衣服好看。”

  “不行,已经脏了,要洗的。”

  “我就要穿那件。”

  早上这么紧张,哪能为了一件衣服倒来倒去的。老孟依了女儿,只怪自己,昨晚没把慧慧喜欢穿的这件衣服洗出来

  孩子揉着惺忪的睡眼慢慢从过道里走出来,后面传出妻子老孟的声音,“慧慧,把衣服口子系好了。”慧慧随走随答应着,站到了爸爸身边洗漱起来。

  趁老婆给孩子装牛奶的功夫,张子健拿了钱包,香烟,钥匙,打发孩子时间的幼儿画册,和描红字帖,口算题卡。

  张子健大步流星的带着慧慧走了出来,慧慧一溜小跑的跟在身后。

  “妈妈,再见。”

  “慧慧,再见,到爸爸厂子一定要听话。”

  “会的,妈妈。”

  张子健知道,那排破旧老朽的平房过道口,有个蓬乱着头发,穿着丈夫的大背心,踢着拖鞋,憔悴灰暗的脸看上去比单位同龄的女同事大七八岁的女人,她在目送着他们父女,这就是他的老婆。

  他遗憾老婆为什么不鲜亮整洁一点呢,然而这么多年来,也只有她会跟着自己吃苦受罪,风吹日晒,不抱怨,不嫌弃,没有自己,一心只为这个家,为他和慧慧。也只有她每天牵挂着你,目送着你。

  三

  朝霞的颜色抹亮了一排排的商店,早晨的空气如此新鲜,他无心欣赏路旁的美丽风景,只顾蒙头骑车往前赶路,过这五六个有红绿灯路口的时间也要安排好,他要尽量赶在每个路口的红灯到来之前过去

  看着朝朝夕夕的老商店们,一种烦恼,一种焦虑总是不远不近的伴随着他,此刻他想的最多的就是自行车千万别出毛病,别扎了胎,这样他能快快到达单位的大门口。

  过一个地道桥,下坡时慧慧高兴地张开手臂,向小鸟一样叫着。

  “爸爸,快看呀,我要飞起来了。”

  紧接着就是大上坡,张子健吃力的瞪着自行车,汗衫已经贴到了背上,他不敢放松,更加用劲。

  慧慧攥起两个小拳头,“爸爸,我也在帮你使劲哩。”

  一个晴朗的六月的早晨,太阳已经射了过来,今天会又是一个大热天呀。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张子健赶到了前面不远就是单位的路口处。只要这个点能赶到这,他就可以松口气了,是该吃点东西的时候了。

  马路边排满了卖各种小吃的小商贩,这里有厂里的几个同事。他在一个最少人的油条小摊前排起了队。半人高的油桶改装的炉子上放着一口大锅,炉子里蓝色的火苗窜出老高,锅里有半锅的油,里面炸着几根油条,油条的香味弥漫开来,张子健的肚子咕咕叫着。

  旁边的大保温桶里是多半桶的老豆腐脑,桌子上放着味精,香菜,胡椒粉,醋,蒜末。

  张子健买了油条和豆腐脑,父女俩的动作迅速而果断,张子健在这边排队买着油条,慧慧在那边给阿姨要着豆腐脑。

  “爸爸,我已经给你占好了小凳。”

  “慧慧,你先吃着豆腐脑,油条马上就好。”

  人们都在路边匆匆地吃着早点,这时过来一个刚吃完饭的同事,递给慧慧两个包子。

  “慧慧,又跟你爸来单位了,包子,热着呢,吃了吧。”

  “谢谢,叔叔。”

  不到五分钟早点吃完了。

  “慧慧,走啦。”

  慧慧拿着包子,边走边吃着。

  要把慧慧放到管理单位招待所的一个同事小兰那里。

  这么多年来和小兰关系处的还不错,小兰家庭条件好,丈夫做生意挣了许多钱,小兰工作也比较轻松。她穿着时髦,干净利索,漂亮随和,和老婆同样的年龄,看上去却比老婆年轻八九岁。

  单位招待所和办公楼是两栋大楼,单位大领导一般不会直接过来找小兰,除非安排工作。小兰收拾房间,慧慧就跟着她来回跑,不算影响她的工作,不过让小兰费了很多心,张子健心里明白。

  “把慧慧放这,赶紧去车间报道吧。”

  “慧慧,要听阿姨的话,不能调皮的。”

  “爸爸,你赶紧走吧,晚了要扣你奖金的。”

  张子健笑着向小兰挥了挥手。大步走了出来,内心充满了感激。

  四

  张子健是精加工车间的操作工,他不是一般的操作工,他操作的是一台单位新进的很精密的三坐标测量机,是一台数控测量设备,三次元,三维激光扫描机,影像测量仪,是一种新型高效的精密测量仪。厂子曾派他到北京培训过几个月。

  他的操作台在一间密封的玻璃房间内,房间内一年四季保持标准的恒温,三坐标机下要求工件的公差细到头发丝。只要一进入他的操作间,车间内各种设备的运作情况一目了然,操作间内听不到一点搬运工件,装卸工件,铲车,以及各种机械发出的嘈杂声。他的工作基本属于全自动,不用你去流血流汗。

  他们的厂子属于老企业,五十年代末建厂,发展了几十年了,目前不能说绝无仅有,但厂子内配备的设施,每年新进的各种型号,各种功能的加工设备还是数一数二的。

  每年厂子开产品订货会,潮水般一层层的几百个厂家的客户都会涌来。如果不是因为工作中经常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烦恼,张子健对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热爱并十分的满足。

  张子健在这个厂里有个铁哥们叫孙飞,在一个组装车间工作,他需要把加工好的设备零件组装好,每天和工件打交道,浑身油亮油亮的,指甲缝里都是铁锈黑泥,用去污剂都洗不掉,都成老曹了。而张子健的工装比孙飞干净多了,工作也比他轻松体面。轮到情绪极度颓废郁闷的时候,张子健就会想到他的哥们孙飞,这样就感觉自己还是很幸福的。

  他站在操作台前,处理着工友们排放着的一个个工件。这时各组班长在下通知,说车间主任要占用大家一点时间开个会。

  大家都聚集到办公室门口,主任说咱们把四月底厂里举行的青年工人技术大赛结果公布一下,这次的大赛共分了八个组,一个工种一个组,分理论和实际操作。咱们车间车工组徐锋奖励200元,钳工组曹春海奖励150元,张子健因为工种特殊,只奖励理论成绩100元。

  有人暗暗捅了捅张子健,你不是比他俩的成绩都高吗?张子健在一瞬间有点茫然失措,他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满有信心地给老婆说过会是第一,这时心中犹如堵了一团东西,上不来下不去的。

  张子健的徒弟文洁腾地站了起来,“上次青工技术比赛,我师傅干的活涉及到了几个工种,把要求的工件漂漂亮亮的收了尾,有哪点不合格了,车间里哪台床子上的活解决不了不得找我师傅,就说这三坐标机,你们谁能操作了。”文洁的嘴像机关枪一样,把这些话甩在主任跟前。

  “文洁你别激动,评判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厂子里技术部门几个领导统一做的评判。实际操作上他们组就他一个人。”说这话时车间主任老注意着张子健,他也知道,不管是车间里还是厂子里有了什么疑难杂症都要找张子健解决,说让他加班他就加班,从没推辞过。

  张子健拽了拽文洁,意思是不让她再说了,小姑娘文洁才不管那一套呢,我说主任,“你当时不该把这情况说一说呀,别说200元一等奖了,就是特等奖也非我师傅莫属。”

  主任的脸有点发红,当时他确实一点也没为张子健争取,谁愿意因为一个工人去得罪一帮领导呢。

  不知谁说了一句,“主任都11点40了,午饭都开过十分钟了。”

  “散会吧。”车间主任有点尴尬地笑着说。

  工人一哄而散,张子健和文洁各自拿着饭盒并肩奔向了食堂。

  “小洁,为我的事,今天你没必要和主任吵。”

  “怎么了,我就是看不惯,他们这是在欺负你。”

  “我怎么也这样了,你还年轻,来的时间又不长,别让主任对你产生不好的印象。”

  “我才不在乎他们怎么看呢,师傅,全厂几百号人,我就觉得你最能干”

  张子健的心里不像刚才开会时那么郁闷了,他觉得是小洁替他说出了他的心里话。他知道小洁一直在用心良苦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要不是因为你,我早换工作单位了,早不想在这干了。”文洁看着张子健咯咯地笑着说。

  张子健的心里咯噔一下。他的眼睛赶紧从小洁的脸上移开,他不敢再接小洁的话。

  五

  慧慧已经习惯性的等在了食堂门口。

  “爸爸,你今天怎么打饭晚了,我都等你半天了。”

  慧慧拉着张子健的手随走随说。

  “爸爸,阿姨夸我聪明哩,她给我出的数学题我全做对了,阿姨又让我多写了两篇描红字帖呢。”

  文洁抢过张子健手里的饭盒,“师傅,你带慧慧到椅子那等着吧,我去打饭。”

  文洁像孩子一样,连蹦带跳地去排队打饭了,不时回头望望张子健。

  张子健知道文洁对他有好感,他也非常认可他这个徒弟。在他的心底忽然升起一种说不清的一缕情丝,他赶紧把自己的这个邪恶念头打掉。

  “爸爸,爸爸,我还帮阿姨收拾屋子了呢,帮阿姨擦桌子了。”

  慧慧一个劲的表着自己的功劳。

  张子健有点心不在焉地夸了孩子两句,“慧慧长大了,懂事了。”

  文洁打了两份饭,端了过来,他们一起吃着。

  “慧慧,你和阿姨吃一份,让你爸自己吃一份好吗?”

  “不用了,阿姨,我和我爸一起吃。”

  “阿姨饭量小,这些吃不完,过来吧,来阿姨这边。”

  文洁不时往慧慧一边夹着肉和鸡蛋。

  张子健看了看她俩笑了笑,自己狼吞虎咽地吃起了另一份饭。

  这时组装车间的技术员端着饭盆走过来,“喂,老张,听说了吗?你那铁哥们孙飞又住院了,估计这次真完了,肠癌细胞扩散了,又切了一块肝,一块脾。”

  张子健的头嗡的一下,“瞎说,前几天还见他了。”

  “就是前两天住的院,医院已经不收他了,让他回家保守治疗,是他老婆苦苦哀求,大夫才答应的给他做手术。”

  “去年做过手术后,不是好好的吗?”

  “去年做完手术,大夫让他半年查一次,这不车间一直忙,他又是班长,成天加班加点的,没时间,这几天车间的活不那么急了,他给主任请了个假,说去查查,这不一查,说是已经晚期了。”

  听到这些张子健的眼泪都要流了下来,来厂这么多年,他俩真是像亲兄弟一样,不管谁家里有了什么事,都像处理自己家的事情一样,和老婆不说的事情,他们之间都从不避讳。他俩年龄差不多,孙飞老婆没工作,孩子五岁,去年住院时就是借的钱,估计才还清。当时给他截了一截肠子,手术挺成功呀。

  去医院看他时,这小子还开玩笑呢,“兄弟命大,大夫说了,发现的早,截一截就没事了,医学家不是说了,人的肠子的长度是身体的四五倍呢,截点好,节省空间。”

  孙飞是个爱说爱笑很乐观的人,就没见他有过什么烦心事,平时话就特别多。

  张子健想他刚做完手术没几天,身子虚,不愿让他多说话。

  “行了,行了,赶紧歇会吧啊。”

  “没事,我现在一点事也没有,做完手术更精神了,哥们还想向老天在借五百年呢。”

  说着说着,他哼起了那时天天播放的《康熙大帝》里那首歌,

  “面对冰刀雪剑风雨多情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的金色华年

  做人有苦有甜,善恶分开两边

  做人一地肝胆

  做人何惧艰险

  都为……梦中的……明天”

  张子健听的有点心酸,心想梦中的明天又会是什么样呢?

  孙天很快出了院,没两个月就上了班,精神也很好,好像这病没在他身上发生过。

  组装车间的那个技术员一直说着,听说这次的治疗费,手术费要大几万呢,这次真够他受的了。

  张子健忽然想到有件大事需要他去办,他把饭盆推给文洁,说:“慧慧吃完饭,还去小兰阿姨那里,让阿姨给你找个地方睡会觉。”

  张子健大步来到了办公大楼,他觉得这事该去找一下工会领导,想让厂里出面组织一下,给孙飞捐点钱。

  六

  张子健踏进办公楼的第一步心里就特别压抑,不是万不得已的事他是不愿来这的,办公室里的人个个趾高气扬,神气的很,工人们的工资好像是他们赐给的,谁会瞧的起车间的穷工人。

  主席正懒洋洋地半靠在沙发上,“小张有什么事吗?”

  张子健递给工会主席一支烟,“主席,我是为孙飞再次住院的事来的。”

  主席示意让张子健坐下,他说,“这事听说了,这几天工作忙,一直没抽出时间去看他。”

  “主席,工会是否能组织一下,给孙飞捐点钱,他家的情况,估计厂领导也有所耳闻,去年住院就是借的钱,老婆没工作,一直和父母挤着住,这次大手术又要花很多的钱。他的病已经扩散到了晚期,他这个年龄……唉。”张子健叹着气。

  “这个,咱们厂没这个先例,前年快退休的老邢是食道癌死的,谁给他捐款了,再说家里困难的职工有很多呀。”

  “主席,这不一样呀,孙飞去年出了院,大夫要求他一直休息的,车间因为工作上的事总给他打电话,当然孙飞也想早点上班。这次孙飞再次住进医院,可一直是在工作期间呀?”

  主席吐了一个烟圈,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沉吟,又像是在思考斟酌。

  “小张呀,这个我们党委会还要开会商议一下,这里面涉及到好多问题,以前有过类似情况的职工会有什么看法,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又怎么处理,这些情况你们不考虑,我们做领导的不能不考虑呀,捐款这事必须慎重。”

  张子健越想心里越气,心想,要是谁升了职,得了奖,哪个领导家的孩子结婚了,生小孩了,这些事你们比谁跑的都勤,不用组织呼啦全聚过来,都争着抢着随钱。怎么到了人命关天的事情上,就要考虑枝枝末末的些问题呢?

  当然这些想法张子健还是过滤了一下。

  “主席,工会不就是替工人解决困难的吗?就不能人性化一点,咱们总是锦上添花的多,雪中送炭的少。”

  “小张呀,这个问题让单位出面恐怕不好说,私下你们关系不错的可以给孙飞捐点呀,你先回去吧,我和几个厂领导再商量商量。”

  张子健为他自己评奖的事他一点也不着急,这次为了孙飞他心里流了泪。

  他心情暗淡地走出办公楼,一股心事地又去找他们精工车间主任,表明了他的想法。

  最后张子健毫不犹豫地掏出钱包,把三百元钱拍到桌子上,刚奖给他的一百,钱包里还装了200多点,“主任这是我为孙飞捐的,换了谁我都会这么做的,你们看着办吧。

  有哪个领导肯为工人多争取一点利益,领导们对工人好一点,工时给高点,福利多一点,工人们就很容易知足。

  他太心疼孙飞,这么活蹦乱跳的一个人,活着的日子却屈指可数了。

  叹着气,低头走着,手一下碰到裤兜里的钱包,他又发愁起自己来,他们一家子下半月可怎么过。

  三百对他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小半个月的工资没了,张子健现在的心情真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是同情?是生气?是心酸?还是幸福?

  他自嘲地叹了一口气,别他妈地想这么多了,就算每天喝粥也比孙飞幸福呀。

  想到这他恢复了平常的心态。

  他趁这个功夫要去看一眼慧慧。

  七

  慧慧在小兰的办公室里玩的正起劲,再看小兰的办公室,像打过仗,弄的一片狼籍,慧慧把她的画册,苗红字帖,口算题卡摊了一桌子,屋地上一地水,摆列着脸盆,矿泉水瓶子,纸片,瓶盖,粉笔头,遍处皆是。慧慧正把办公室挂着的一面大镜子当成她的画板写字板,在上面乱七八糟地涂抹着。

  看见张子健进来,慧慧高兴的叫着,“爸爸,看我抹的口红好看吗?”

  慧慧涂的嘴上,脸上,全是红红呼呼的。

  “慧慧,你从哪弄的口红?”

  “我在阿姨的包里拿的。”慧慧一指放在一角的皮包。

  没把张子健的鼻子气歪。

  “谁让你随便翻阿姨的包的,早上怎么跟你说的,要听话,听话。”张子健大声嚷着。

  慧慧见张子健发这么大脾气,有点害怕了,一手拿着涂的剩了半截的口红,站在镜子前一动也不敢动了。

  小兰闻声从另一个房间里奔了出来,张子健看到小兰,尴尬地笑了笑。

  刚走了一个客人,我收拾房间呢,我让她自己在这玩的,没顾上看着慧慧。

  “慧慧赶紧给阿姨道歉,说翻阿姨包不对,拿阿姨口红不对。”张子健瞪着慧慧。

  小兰连忙说,“没关系的,小孩子吗,让她拿着玩好了,我正准备换一支用呢。”小兰打着圆场,并利索地收拾着地上的脸盆,矿泉水瓶子等,办公室没几分钟就恢复了整洁干净的场面,小兰把慧慧拉到换了半盆干净水的脸盆前,拱着腰,给慧慧耐心地洗起手和脸来。还不停地安慰着张子健,“没事的,这不都收拾干净了吗?哪个孩子不淘呀,孩子这么小,你让她老老实实的坐一天,怎么可能呢?”

  张子健看着小兰的一举一动,忙了一通下来,工装已经贴到小兰的背上,脸上,额头上全是汗。如果厂长正好过来,小兰可能还会因为慧慧挨一顿训。

  张子健的心里产生几分惭愧几分感动,说是把孩子带到单位,这些天一直是小兰在替自己操心。

  就在小兰给慧慧洗完脸直起腰准备去倒水的时候,因为刚才慧慧玩水,小兰刚用墩布擦过的地面还湿意未干,小兰一个趔趄,差点滑倒。张子健正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下把小兰的胳膊拽住。

  小兰温柔地笑着说,“谢谢,赶紧回车间吧,出来时间长了,车间主任会找你事的。”

  张子健看这着小兰泛着汗珠的羞涩漂亮的脸蛋,心里生生地疼了一下,头脑里嗡嗡乱响,一种渴念像气球一样吹的胀胀的。他赶忙松开小兰的胳膊,把自己心里的那份悸动和痛苦埋入心底。大步跑出了小兰的办公室。

  八

  刚到车间,主任就给张子健安排上了活,

  “赵亮的床子出现了点问题,加工件等着要,今天下班前必须做出来,维修工又忙不过来,你过去处理一下。”

  张子健解决床子上的小问题多少次了,但是这次他直直的看着主任,他可以有一百个不同意的理由,主任以为他会因为青工比赛评奖的事情赌气不干呢。

  但是他要让主任知道,我张子健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错了。

  张子健无声而又坚定地去修赵亮床子了。

  张子健回到自己的工作间还没坐稳,有人拍他的工作间的玻璃,示意他去办公室。

  原来是让他接电话去,电话是张子健的母亲从老家打过来的,说明天要来看他,看慧慧。

  张子健的头皮都麻了,按说母亲来看他们是好事,他怎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呀。

  母亲老了,本该是孝顺他们的时候了,可还让老人接济着,总想着哪天条件好了,把他们老俩接来,享享福,可是我拿什么让老人享福呀,最多也就是多回趟老家,多打几个电话。回趟老家,那点钱还要算计着花。

  孝心到有,只是心有余力不足。

  他从结了婚,少年的梦就彻底地瓦解了,生活中的琐碎问题他必须一个个去解决,结婚,老婆怀孕,有了女儿,父亲住院需要伺候,孩子每月的奶粉钱要想法解决,孩子上小学选学校,每天为柴米油盐算计着,单位里为争先进,他努力学习着,这一切的一切都从心底浮现出来。

  在最底层生活的人活着需要勇气,真难。日子就是问题叠着问题,处理完这桩,紧接着就是下一桩。他知道自己是个普通人,靠那点工资过日子,不允许你有什么梦想,只能面对现实。

  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估计这也是人活着的乐趣所在。

  张子健想,尽管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在哪棵树下乘凉,哪座山下看风景,但肯定要往前看,往前走,往前冲。

  难道自己每天这么忙忙碌碌,有这么多事情等着去处理,不是一种幸福吗?

  后面的一个多小时,他在无人打搅,和文洁配合默契的情况下,把排在工作间外的工件都处理完了。

  慧慧知道爸爸几点下班,已经等在了大门口。

  下班时遇到了赵亮,别在为今天比赛结果委屈了,我听说了两个好消息。一个是你提议捐款的事厂长同意了,听说准备发动全厂职工为孙飞捐款呢。再一个就是大家都在议论说你们住着的小平房要拆呀。还没等张子健说话说完赵亮飞一样骑车先走了。

  张子健骑车带着慧慧,灰尘满面,肚子呱呱叫着,满面劳碌困倦地汇入了下班的人流中。

  九

  马路上车如流水,人如潮。太阳逐渐西下,看着一张张匆匆而过陌生的面孔,而且面容都是呆呆的,疲惫不堪的。张子健心里闷闷的,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

  “爸爸,我渴了。”

  “再坚持一会,回家喝。”

  “爸爸,我想喝那种凉凉的有冰的汽水。”

  张子健只能下了自行车,走到马路边的小卖部给慧慧买了瓶冰镇汽水。

  一回身,看到一个乞丐正趴在地上,没有两条腿,整个身子趴在一个带着轱辘的木板上,只能靠两只手扒着往前走。

  张子健心里酸酸的,有了很多的感概,他掏出一枚硬币递给慧慧,慧慧惊喜而又自豪地把硬币放进了老头的破铝饭盒里。

  “爸爸,你真伟大。”

  可能孩子也觉得这样的人很可怜。

  “伟大?”

  唉,张子健撇了撇嘴笑笑。

  到家了,张子健一点也没感觉到轻松,又进入了紧锣密鼓的另一场战斗。

  收拾屋子,洗菜,做饭。等他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后,饭菜也准备差不多了。

  他老婆老孟也收了摊,一进楼道口就大声喊着,“慧慧,慧慧,妈妈回来了,看给你带来什么好吃的。”

  张子健看着老孟,比昨天又晒黑了些,头发因出汗打了绺,喘着粗气,把包了一层又一层的塑料纸打开,拿出了两颗变了形的冰糕,一颗递给了慧慧,慧慧高兴的吃着。一颗递给了张子健,“吃吧,赶紧吃,要不化了。这是我今天卖剩下的,变了形,人家嫌难看,没人要,我给你们带了回来。”

  张子健深深地吸着冰糕上蒸发出来的凉气,他感到空气都是凉爽的,甜甜的。这难道不是最幸福的时刻?

  等他们收拾完,都十点来钟了,他们商量着母亲来后怎么安排,争论着小平房拆了以后的计划,憧憬着他们有了大房子以后的日子。想着想着,就进入了梦乡。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本文链接地址: /jingdianmeiwen/201203035993.html
喜欢本文你可以平凡中的幸福.doc下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