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情感文章
伤感文章
经典文章
爱情文章
搞笑文章
唯美文章
哲理文章
励志文章
美文摘抄
情感美文
伤感美文
经典美文
爱情美文
美文美图
美文摘抄
英语美文
哲理美文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抒情散文
诗歌散文
情感散文
伤感散文
经典散文
心情随笔
生活随笔
人生哲理
人生哲理
人生感悟
人生格言
人生规划

精选文章 人生能得几良师

时间:2013-04-10 00:53来源: 作者:谈歌戏子 点击:
优美的短文章 红颜醉 不知什么时候,就一直痴迷春天的雨,喜欢雨天撑一把伞独行于寂寥的城市边缘,或直接把自己暴露在蒙蒙细雨中,为的就是寻找心中失去的干涸。总觉

  精选 能得几良师

  ——以此文,祭奠我所的启蒙。

  一、前些,从远方的放假归家,途中因为转车的缘故,羁留在渝北,在同乡一个的简小宿舍里就睡。夜深浅谈之后,各自都沾染了睡意,便就微微睡去了。却不料,梦境初入时,被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惊醒。

  我一向对夜深而来的电话是有恐惧的,大概多少时候,夜里,远方的不幸总是会通过电话以一个熟悉的告知于我。渐久,在夜里,倘若电话响起,未接之前,心绪早已不宁了。

  是家里人打来的,低沉的语气,像是在西方的教堂里做早课的呢喃。迷迷糊糊之中,说小学的前任校长吴老师已经去了。就在通话之前不久。

  重庆的夜是异常奇怪的,至少于我这个外乡人来说是如此。无论是夜风初啸,还是月上阑干,即便车声无闻,也总会有扰人清梦的声响。譬如,街角绿荫下的人家,婴儿的啼哭,远方传来的流浪犬的凄吠,空调声,水滴声······这一切,于不识渝地的我而言,能入睡,早已是莫大的福祉。然而,电话已接,想要入睡,大概已是不可能的了。

  如此,辗转反侧成了合情合理的课题。人世间尚有此般繁重而的,又怎么能得到超然的逃离,而隐匿到虚无的乡里去?只觉吴老师的神形,音容笑貌,都在脑海里了,在跳舞,在歌唱。

  二、十年前,乡里的村小,土院墙,在那一个昏暗的小教室里,四十多双眼睛盯着木质而脱漆的黑板,整齐而又清亮地朗诵着那一首古诗:窗前明,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

  吴老师站在黑板前,中山装,胸前的纽扣齐整地扣着。他的脸很干瘦,眼睛却是明净的,宛如沙漠之中的明珠湖泊。他扬起手,指着黑板上的诗句,一字一字,一行一行,一遍又一遍——他身子其实挺矮小,但他站在讲台上时,却如同漫画书中的巨人英雄一般高大。

  他上课时讲古诗的,总要教会我们读音了,就让我们背诵,然后他才讲解个中的含义。他是不拘泥的,生词僻字,作者事迹,诗句含义,以及作者的······几乎没有他不讲的。那时我们尚是年幼,若要透彻,大概是不能做到的。然而,没有任谁有马虎的想法,都睁大眼睛看着吴老师。他不时会微微一笑,情至深时,便一转恬淡为慷慨激昂,这足以让我们身临其境而默默理会了。

  也许就是那些课堂里开始,我渐渐懂得,文以寓情,文以舒志,文以载道的道理。之间,并不是无端的组合,而是作者的心事感受。于是往后的之中,每读诗书,总是不废,细捻了作者的感情,才去着手拙论,也往往由此而同悲同喜,不敢有半丝麻木和冷淡。以至于今日,虽不敢说本性如何,然而未存损人之心,尚有些许悲悯之怀,大概也是源于他的教诲,这是我该吴老师的。

  当我走在人世之中,每每念他,总是无比感激,这种感激上升为虔诚,又使我日日自省。

  那时年幼,家境贫寒,上学是家里最伟大的事,却也是最具负担的事。早年间学费是很贵的,不似现在的义务教育好。记得那时的学费总是以筹借的方式去交付。然而,农里景况,都是一斑。所以,拖欠学费则是常有的事。记得许多次,对吴老师说时,吴老师总是笑着回答没事。那种笑是让人踏实的,也是让人感激的。于我如此,于其他人也如此。

  三、 夜如斯,人依旧未眠,旧迹如故,只是,故人不在,却连最后的一面却也为见,想来,人世间竟有如此的辛酸悲哀和。同乡的伙伴问我无寐的缘由,用心相诉,彼此,便是一场惆怅的对酒。我举杯说:“吴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他曾说,我会成才,如今想来,虽穷书生一介,却是都要感激他的······”

  清晨起来,渝北的大街上,车水马龙,在熙来攘往之中,体味到昨夜今日,如梦一场。走进面馆里,叫了一碗小面,稀里糊涂的就吃了走了。这个似乎是陌生的。

  心里终归是的,但还是去买了的车票。五六个小时的车程,竟不觉的得路途的遥远,只是昏睡之后就到了县城,又接连着赶了回去。

  路,弯弯曲曲,委婉含蓄,绕过我的母校,那间小学,吴老师教书育人的地方。是放假的时候,清净,安宁,只是国旗鲜红,未曾停止过往昔的飘动。

  四、开追掉会那一天,吴老师的家中挤满了来自四方的人。灵堂前是他的一张笑意横生的像,一直笑着笑着,无论面前谁人行近,谁又走远。哀乐,低沉,沉到底,勘破了无数人心中那自以为的防御,便轻而易举的铺满了脸,和着哀乐的节奏滑落下来。吴老师是因为肝硬化而去的,他们说,他太劳累了,几十年的校长,早出晚归。出去时,为大家,回家时,还俸老育小,便落下这样的疾病。现如今,年近六十,本该退休,颐养天年,过几天清澈的悠闲日子。而他却去了,留给乡人无限的叹惋。

  乡镇上的领导来宣读悼词时,堂外的花圈早已经被人举了起来,祭司们的钟罄都已经敲毕。花圈有五十多个,社会各界都有来致哀的,乡亲邻里,市县教育机关,学校,都恭敬的来送吴老师一程。那个老祭司,岁数比吴老师大十几岁,眉毛胡须早已经花白,几乎不再作法事。然而吴老师离去,几日的法事都由诵经掌坛,人世间的迷信尚不可虔信,然而迷信下如是善念支撑,纵是迷信,也是拳拳真情。

  悼词读完,便是默哀。我一闭眼,泪水便无从隐匿。只觉黑暗之中,茫茫然的,使自己想起了好多事,也是因为这些事,使一个人的心重归静谧和,不至于芜杂不堪,不落入靡靡深渊。而吴老师,他那张笑脸,和他那和善的,全然在脑海里显现,历历在目。

  举起花圈,往灵山上走去,脚步缓慢,无人作笑稽谈。坟地在老师家对面的山上,一条石岭,地质较硬。前一天挖坟地时,我也去了,似乎石岭是坚不可摧的。然而,这人间有一种力量,来自人心,操纵者人的臂膀,便是什么也会去扛,那就是爱和。一行挖坟地的,有老师的,有县里的公务员,有地邻,有亲戚。我们所有的人,无不怀着感激的心,因为我们各自的家中大堂之上,供奉的都是吴老师为我们写的:天地君亲师。

  五、孝家们在坟地里跪着哭泣,那里躺着吴老师。一生劳累的他,这一次,终于得到了长久的休息。我在人群之中挤出来,站在山岭上,遥遥而见一只白鹤从远方飞来,在山脚的水田里停落,在田埂上徘徊着。

  回头看看,孝家已经哭完,棺木盖子也要合上了,然而路上幼童,此时正欢,无奈之余,一股伤感涌上心头:莽山长路雾遮途,懿鹤归来,凄冷对新墓。孩童无知,物是人非苦。灵旗外,种种近愁无。殊不知,明年今日,无觅昔容,空唱园丁赋。

  师后几日,听得老师家门前鱼池里的鱼死了许多,许多人说是冷的缘故。其实,我倒是愿意这样理解,它们是伤于主人已去,都起殉心而随了。

  [精选文章 人生能得几良师]来自 (责任编辑:admin)
标签:
本文链接地址: /jingdianmeiwen/2013041028851.html
喜欢本文你可以精选文章 人生能得几良师.doc下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推荐内容